当前位置:天下知国学红楼梦中尤二姐之死,背后的真相是什么?
红楼梦中尤二姐之死,背后的真相是什么?
2022-10-04

尤二姐是贾琏的二房,是贾珍夫人尤氏的继母带来的女儿。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

尤二姐之死,是《红楼梦》描述最详细的女性悲歌,这个原本漂亮温和的女子,在经历短暂而幸福的婚姻生活后,一点一点的走上了人生的绝境。在人生最后的时间里,她受尽了来自精神和物质的双从折磨,最终,选择了以吞金自杀的方式,结束这绝望的人生。

对于尤二姐的死,相信在许多朋友的心中,都会认为,她的死,是王熙凤一手造成的。因为正是她,将尤二姐骗进了贾府,又四处散播她的坏名声,借秋桐之手,断绝了她所有的生路。最终,尤二姐腹中的婴儿被胡太医打掉,成为了她最后一丝希望的破灭。

当然,在尤二姐走向吞金自杀这条路上,王熙凤确实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若我们深入思考尤二姐之死,又会发现。真正害死尤二姐的,其实并非王熙凤。

作为贾琏的正妻,作为出身于四大家族王家的嫡出小姐,作为荣国府的代理管家,王熙凤怎么能忍受出身贫寒还原有婚配的尤二姐成为与她平起平坐的二房?其实若我们了解贾府一向所看重的门风,就会发现,在对待尤二姐一事上,荣国府上层主子的态度,绝对是一致的。

前面我们说过,让尤二姐吞金自尽的最终导火索,是其腹内男婴的流产。我们仅仅从这一点出发,便能明白,她所存在的侥幸,永远也无法实现。因为荣国府中的任何一个主子,都不会允许这个男婴的降生。而其原因,可以归纳为两点。

第一:因为尤二姐名不正言不顺的地位。

贾琏在国孝、家孝期间,偷娶尤二姐,显然是不合法的,得不到贾府任何一个主子的认可。正如王熙凤将尤二姐带进荣国府,带到贾母的面前,即使她的外貌得到了贾母的认可,但依然需要面对一个事实,那就是,她与贾琏,需要一年后圆房。

贾母听了道:”这有什么不是?既你这样贤良,很好。只是一年后方可圆得房。“

贾母这句话,无疑给尤二姐腹内的男婴下了死刑。

第二:因为尤二姐不清白的名声。

尤二姐虽然漂亮、温柔,按贾琏的话,凤姐连给她提鞋都不配。但她名节上的不清白,却是她一切悲剧的根源。

不说她与张华原有婚配,即使是她与姐夫贾珍曾经的风流过往,也足以让她在贾府无法立足。正如她腹内的男婴被打掉,秋桐所说的。

白眉赤脸,哪里来的孩子?她不过指着哄我们那个棉花耳朵的爷罢了。总有孩子,也不知姓张姓王。奶奶稀罕那杂种羔子,我不喜欢!老了谁不成?谁不会养?一年半载养一个,倒还是一点掺杂没有的呢!”骂得众人又要笑,又不敢笑。

从这我们可以看出,尤二姐所指望的,“母凭子贵”的希望终究会落空。

那么,尤二姐之死,究竟谁是始作俑者呢?

在小白看来,将尤二姐推向绝路的,可以分为两类人,一个是她的至亲尤老娘;而另一个,则是贾珍父子。

第一:漂亮的尤二姐,不幸成为了尤老娘的女儿。

尤老娘,是尤二姐的亲生母亲。她的丈夫去世后,她过继成了尤氏父亲的妻子,尤氏姐妹,也因此与尤氏成为了姐妹关系。

尤氏的父亲在世时,曾将尤二姐许配给了做皇粮的张家张华。尤氏的父亲去世后,她们母女三人,还曾在张家呆过一段时间,只是,因为张家发生变故,家道中落,尤老娘为物欲所趋势,因此对这一门婚姻的态度发生了变化,并带着两个女儿,离开了张家。

尤老娘的一生,经历了两个丈夫,算是《红楼梦》中唯一改嫁的女子,俗话说,好女不侍二男。就如李纨一般,青春丧偶,尚且能过着槁木死灰的生活。因此,从这里来看,尤老娘本身的品行并不正派。

虽说她的改嫁,是为改善生活,不得已而为之,但至少在那个年代,这样的行为,是不被认可的。尤老娘改嫁成了尤氏父亲的妻子,成为了六安夫人,又借着尤氏的光,同贾府的贵族平起平坐。或许,正是因为她自身从改嫁中尝到了甜头,从贵族中享受了优渥的生活,所以,她对两个女儿的教育,也是如此。

我们可以试想一下,如果尤二姐不嫌贫爱富,嫁给了张华,她能走到今天吗?即使是物质生活匮乏了点,但至少,活得真实,活的明正言顺。

阅读尤二姐这一节,小白常在想,若她的母亲尤老娘,如刘姥姥那样本分,如刘姥姥那样拥有着“守着多大的碗,吃着多大的饭”的人生态度,她又该是怎样的人生呢?

相比较贫穷的乡下狗儿一家,如尤老娘这个六安夫人,又有尤氏时常的资助,想来,她们母女三人,未必活不下去。

说到底,尤老娘还是太过沉迷于贾府这种贵族生活的享受之中,讲体面,要面子,而为了维持这种生活,竟然不惜以两个女儿的清白,供贾珍父子玩弄。这不得不说,即使尤三姐的悲哀,也是尤二姐的悲哀。

第二:漂亮的尤二姐,不幸沦为了贾珍父子颜面的牺牲品。

因为尤老娘的攀比、物欲之心,导致了尤氏姐妹成为了贾珍父子的玩物。贾敬去世后,当贾珍父子快马加鞭赶到家庙,当贾蓉回到家,第一件是,就是去见这两个小姨。

一见面,贾蓉便对尤二姐说到:我父亲想你了。随后,他们二人完全不顾及他人,没有丝毫的伦理尊卑之分,行为亲密的让人恶心。贾蓉将尤二姐吐她一脸的瓜子仁,用舌头全舔了,场面不忍直视。

我们再来看看,贾珍父子为何如此费力张罗贾琏与尤二姐的婚事?这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相信我们每一个读者,都不会认为,贾蓉怂恿贾琏在国孝、家孝期间,偷娶尤二姐,是为了子嗣,为了传宗接代。

他们父子二人,早已是禽兽不如,贾珍能与儿媳妇秦可卿苟且,自然,他也不会在意尤二姐是否是贾琏的女人。

正如尤二姐与贾琏在花枝小巷生活期间,贾珍偷偷打听贾琏不在,特意带着小厮来到这里,同尤氏姐妹喝酒取乐一般,他又何曾在意贾琏的感受?

但不巧的是,正在他与尤三姐取乐的时候,正主贾琏进来了,面对鲍二家的告知,贾珍也在此,他全然不在意。甚至于,公然要撕破这层纱,就像尤三姐所说的:

尤三姐一叠声又叫:“将姐姐请来!要乐咱们四个一处同乐。俗语说‘便宜不过当家’,他们是弟兄,咱们是姊妹,又不是外人,只管上来。”

可以说,纵观《红楼梦》,当属花枝小巷最庵脏,在这享乐的贾琏、贾珍父子,彻底抛开了人伦观;当然,我们也可以这样理解,对于他们而言,从来就没有把尤氏姐妹当成人,他们的花言巧语,不过是让尤氏姐妹,心甘情愿的成于他们戏耍取乐的粉头。

像这样庵脏的花枝小巷,如贾琏国孝、家孝期间偷娶尤二姐,宁国府的主子真的不知道吗?

当然不可能,或许,也只有已经被众人孤立、痛恨的王熙凤,才会被蒙在鼓里。

只是,尤二姐与贾琏二人发生的时期特殊,又牵扯这宁国府;因此,无论是贾母、王夫人、还是贾赦,都没有商议出一个万全的办法,来维护贾府的名声,所以他们选择了沉默。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作为贾琏的父亲,他终究还是坐不住了。特意两次派贾琏前往平安州,其目的,就是为王熙凤处理尤二姐一事,提供机会。

为了全力支持王熙凤,贾赦还不惜将自己的女人秋桐,赐给了贾琏。王熙凤嫁到贾府多年,谁不知道她的脾气?当初贾琏身边众多的女子又是怎样的下场?也是因此,我们对贾赦将秋桐赐给贾琏的用意,更容易理解了。

知子莫若父,贾赦正是抓住了贾琏喜新厌旧的性情,赐给他一直渴望的秋桐,来拉开他与尤二姐水深火热的感情。若不是尤二姐腹内真的有了婴儿,他会如此在意吗?尤二姐的死,也不过是另一个鲍二家的罢了。

我们再来看看王熙凤对尤二姐的报复。

从原文中来看,王熙凤在报复尤二姐时,其实一开始并没有想要斩草除根,将她逼死,真正导致凤姐的绝情,还是在于贾珍父子态度。

王熙凤唆使张华父子状告贾琏逼婚,将此事闹到了贾母这里。贾母听了,也是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凤姐儿一面吓得来回贾母,说如此这般,都是珍大嫂子干事不明,并没和那家退准,惹人告了,如此官断。贾母听了,忙唤了尤氏过来,说她作事不妥,“既是你妹子从小曾与人指腹为婚,又没退断,使人混告了。”

尤氏听了,只得说:“他连银子都收了,怎么没准?”凤姐在旁又说:“张华的口供上现说不曾见银子,也没见人去。他老子又说:‘原是亲家母说过一次,并没应准。亲家母死了,你们就接进去作二房。’如此没有对证,只好由他去混说。幸而琏二爷不在家,没曾圆房,这还无妨。只是人已来了,怎好送回去,岂不伤脸。”

贾母道:“又没圆房,没得强占人家有夫之人,名声也不好,不如送给他去。哪里寻不出好人来。”

可见,此时的王熙凤,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彻底赶走尤二姐,让她扫地出门。若真是这样的结局,尤二姐同样能得到生路,但这个时候,贾珍父子不干了。

凤姐听了,无法,只得应着。回来只命人去找贾蓉。贾蓉深知凤姐之意,若要使张华领回,成何体统!

在他们父子二人的威逼利诱下,张华父子拿着银子离开了京城,连原告都跑路了,自然,王熙凤利用尤二姐曾有婚配一事撵走尤二姐的希望落空了。

但也正是因此,才让王熙凤动了杀机。

回看原文,我们可以看出,正是从张华父子跑路开始,王熙凤才正式折磨尤二姐。散播她与贾珍的坏名声,安排善姐服侍尤二姐;借秋桐之手打压尤二姐。这个时候的她,才真是走到了绝路。

回顾尤二姐的悲剧,我们会发现,对于她的死,根本没有人真正在乎。即使作为她的男人贾琏,对她痛哭流涕,也是出于他本身的善良以及她腹内的婴儿。而其他人呢?

如曾经玩弄她的贾珍父子,他们做了什么?在尤二姐还未入土为安时,贾蓉便开始以她的死,来怂恿贾琏报复王熙凤了。

尤老娘生下来两个绝世美女,却因为物欲将自己的女儿一个个送上了绝路。那个刚烈的尤三姐,因为柳湘莲的悔婚,而挥剑自尽。

或许面对尤三姐的死,她才明白,作为一个母亲,她有多失败,所以尤三姐死去没多久,她也走了。

尤二姐之死,让人同情,同样也让人震惊;同情于她的美貌、她的年轻,她的不幸;而震惊的,是贾府这样外表光鲜的贵族,为了体面,他们可以不顾一切。贾珍父子为了体面,断绝了尤二姐唯一的生路;王夫人为了体面,同样断绝了属于迎春的生路。